目前分類:我在紀念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log-format-1.jpg

賽普勒斯家族龐大而關係緊密,彼此對話非常多,希臘語一密集起來,外人聽起來像在吵架;到賽普勒斯是有任務在身的,參加一場希臘式賽普勒斯婚禮,會不會像電影裡的那樣?邊想著邊等待著,不確定何時開始,整團親友都聚在橄欖樹下午睡;家庭婚禮開始前,local barber先幫男賓客grooming。接著,先在家裡聚餐,『每個人的家裡都種著檸檬樹和葡萄樹。』我看著朋友熟練著地在廚房對著沙拉擠檸檬,另邊的賽普勒斯阿嬤將用葡萄葉包著米的飯給端上桌。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划獨木舟之於我,已經不再是新鮮事,從台灣划到寮國和泰國,出去玩的時候,只要有獨木舟的行程,都會想參加,並享受透過身體獲得美景的體驗,唯獨這一次,雖然一樣是獨木舟,卻從在河裡划,轉變到下海划,光想像就有點緊張,也的確沒錯,忐忑到船碰到海浪的那一刻,身體才又熟悉了水性,從海浪慢慢划到海水,心情從緊張也隨著手划的動作,慢了下來,甚至是神奇地熟悉了海性,像是我們太平洋在告訴我:『太平洋的孩子啊,我們都是。』早該來划的。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航空公司的電視廣告用罪惡感的行銷方式勾著消費者,訴求帶爸媽去旅行,但如果重點在回憶,其實旅行就不是重點,而是在一起做了哪些事。讓我想起爸七十歲生日時,我們在熟悉的地方,一起製造的回憶。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外甥在作文裡寫:「神父少了一個」他們從年輕、在台灣還是待開發國家時就搭船上岸,當中有人還有著不同的專業,建築師、木工設計師、人類學家、語言學家;沿著東海岸的教堂,每棟建築、裡頭的木椅、前頭的原住民族語聖經,都是痕跡。還記得聖誕節時,媽才要我趁神父難得到齊時,幫六個神父拍張合照;三個月過去,少了其中的賈神父,他每次看到我都笑得很開心,會一直和我說布農語;何其榮幸拍下他這張開心過聖誕的照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從我高中開始的吧,媽開始在白冷會工作,在歷史課本之外,我也有機會更深層地認識天主教。只不過當時對生命的理解很少,印象僅在有非常多外國籍的神父,而後間斷地和爸媽參加教會活動,亦隨著自己對跨文化的興趣,透過自己的觀察,慢慢打開了對白冷會的好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我的回憶總是記得17歲那年夏天,我把房間所有可以帶的東西都堆在後車廂,爸爸關上門、媽媽站在車後揮手、我不太敢再往後看的畫面;時間很現實但也許也有點有趣,現在再回家,我每次都會帶一些書、衣服、鞋子回來,像是想再回來,和那年離開的自己相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社群媒體新增了「on this day」功能,據說是要提升大家多多發佈動態,之於我比較像是個自省功能,發覺過往聒噪多話又充滿負面的自己,又或是一個「回憶」的功能,總在跳出提醒時,腦子也瞬間跳出畫面,只不過我不會被刺激到再於Facebook創造動態,但又怕就此遺忘這段回憶,於是就想回到blog,想把每一段有畫面的回憶都寫下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從來沒仔細看過訃聞,不想看又不得不看時,才想好好面對;大家即使像往常般被排列,卻已有一些人被框了起來;Line裡的家族群組,在特別的時刻,扮演了一種特別感人的功能。今年端午節前,家族群組裡,從凌晨三點開始,對話就沒有斷過,一整天下來,整個家族的對話特別緊密;離開辦公室,走在正中午的熱風台北街頭,戴上耳機,放著張懸〈我想妳要走了〉,再拿起手機一字一句看完了這串家族對話,特別想念台東的焚風。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記得在2009年,我就寫過蔡英文,當時她在民進黨最低迷的時候,接下黨主席,那時之所以想寫她,是因為她接下一個和她形象相差甚遠的任務,『怎麼做的?怎麼想的?』剛好那時,我面臨一些工作上的轉換,『該往哪去?該挑戰自己?還是讓自己在舒服的地方?』看著蔡英文的抉擇,我也在想著自己的可能。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難得有一小段時間我沒有名片,也沒有title;很喜歡也很珍惜這段日子,沒有對外身分,我就是我的日子,就像是一顆我很喜歡的痣,突然不見,但我知道它還是會長回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忘了在哪裡看到一句話,大概的意思是真正的旅行是帶著旅行時的眼睛回到家鄉;30歲後,我喜歡回家,很多時候是為了調整生活,然而回到家後,我發現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跟著爸媽的方式生活,對爸媽而言,這似乎沒什麼變化,而對我而言,不只是一種調整,更是一種「找回」。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十一月,壽星會員簡訊輪番傳來,瘋狂購物的同時,啟動了我的東想西想。週間午休的斑馬線上遇上十年前的老闆,回想了一下,上一次在這裡上班是十年前的事了。「天啊,十年了」,什麼事都有寫下來的好處就是,我可以清楚記得十年後的我回到十年前上班的大樓;十年前追的是收視率,現在看的是app活躍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參加高中同學的婚禮,即使地點不在台東,只要看到新郎是來自台東關山的同學,就會想起以前一起準備推甄、讀不一樣的大學還要湊在一起跨年的日子;帥氣度爆炸的新郎,讓我想起曾一起騎摩托車去六福村,吸引了一群高中少女爭相排隊合照的回憶。眼前的新郎好像還是以前坐在我前面的同學,即使我知道他已是今天飛紐約、後天飛歐洲的機長;一場婚禮下來,我總是想起當年一起搭慢車回家過年和投票的車程。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已經到了有所謂老同事的年紀,即使已經不在同一間公司上班,心裡都還是會認定彼此是老同事的關係,這樣的認定,通常是過去一同共事的期間,有過一番打拼的合作回憶。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考上領隊證照後,我的第一組客人就是我的家人,而在這段旅程裡,不只是一場實習,更是一場策略練習,只不過是把「說什麼」、「怎麼說」,修改成為「玩什麼」、「怎麼玩」。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不知為何,隨著年紀增加,健康檢查之於我,總是會面臨一種程度的緊張,但該面對的還是該面對,決定在大雨特報下,約了一場健康檢查。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週末一個人在台北家裡,安安靜靜地看了法國片Amour,很難過,然後就打開冰箱找東西吃,因為我的冰箱裡總有個和台東連線的家。回台東再北上時,總會多出一袋行李,我想為它命名為「媽媽的行李」;媽媽總是在最後一刻才讓我自己背上這一袋多出來的行李,因為它非常的重,深怕我還沒出門先背過的話,就會把裡頭的東西一樣樣拿出來;以前我總是會抱怨這行李「很重、很麻煩」,現在如果再重,不管怎樣我都會全部揹起來,帶回台北。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十年前的九月,搬到鄉下去讀研究所的我開始寫部落格,只是為了打發空曠的日子,就寫了十年,說寫或說是紀錄,其實都是觀察;從觀察國家、媒體,到觀察國際、非洲,或是觀察廣告,每個時期都有每個時期的興趣,直到回過頭來,觀察我自己。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長跑比的不是速度,而是比心裡放的東西。』-清瀨灰二《強風吹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每年生日前都會來段和身體有關的旅行,騎一段北海岸的腳踏車、開始練習跑馬拉松,今年則是去走了草嶺古道。這些必須要用很多力氣的旅行,會讓我記得自己一點,回到自己一點,再更珍惜時間一點,繼續再往前一點。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