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我在台東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log-format-1.jpg

胡晴舫寫過斯里蘭卡沿岸的鐵路,漲潮時、印度洋的海水會淹過鐵路,很有畫面,讀了讓人想出發。東海岸的鐵路其實也是,從北到南,像沿著太平洋邊在走,南迴像海洋公園的雲霄飛車,往台東請靠右、往高雄請靠左,車過山洞後,窗外都是海,車上的小孩都非常有默契地:「哇!」耳機快轉到保卜的我愛台坂,以為在搭787 Dreamliner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凌晨出發,過了八小時,只到了三分之一的行程;大概就是很難回家,所以我才這麼喜歡回家吧。Lonely Planet說這裡是亞洲第十大目的地,不好意思,是我家:台東。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當世界急於往科技、技術靠攏時,卻忘了背後啟動的人性和文化關鍵;當這個世界急於從數據挖掘出賣點時,卻忘了數字背後可能是一段段故事所累積。我們做廣告、做創意,對於真誠地尋找觸動人性的洞察這件事,越來越缺乏苦功,過度依靠網路和以為很客觀但背後是一場戲的市調和質化訪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颱風過後,在台北看到台東的照片,無法即時做什麼的時候,我走進市集,特別想尋找熟悉的味道,紅藜的、洛神花的,台東的好,不會輕易被擊倒。』去年我去考了外語導遊證照,在口試考場裡,考官希望我用英文介紹家鄉,我講了這句話當作結尾。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在我盯著他看了幾分鍾後,排灣族小哥問我,開啟了話題;他說他在織的是排灣族每個人都有的束口袋,「小時候我們背這個去遠足,同學會笑我們說是不是帶檳榔和石頭」;老一輩的人都會織,但沒辦法用說的方式教、傳承,終於他找到了專門的課去上,自己學會這個排灣族工藝。他講故事的同時,店裡在放圖騰的「我在那邊唱」;坐我對面達悟族的高中同學突然反應:「我每次在台北聽到這些歌就很想回家。」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我從不知道從台東到三仙台的直達時間是多少。地圖上是五十六公里,算來是一小時多的車程。可是在我印象中,這是行行復行行,一整個下午的事。』-柯裕棻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在台東長大,過去學校生活裡,即使身旁有遠從部落到市區上課的同學,我們還是對部落異常陌生;直到長大,原住民文化、社區營造的發展,才開始真正瞭解什麼是原住民、什麼是部落。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很多人會說不要分享這條風景大道,深怕會像池上伯朗大道一樣,變成熱門觀光景點,但我想分享的是,長濱金剛大道因為很遠,如果只想拍照打卡,就別來了,因為一下車,會覺得「就這樣?」而感到失望;這條像是通往山裡,轉頭又像是通往海裡的產業道路,最好是從縱谷線慢慢晃到海岸線,車過海岸山脈高點,迎風看長浪,關掉冷氣、開窗戶,這樣出外兜風才叫是兜風。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回台東創業?」這類的話題,在高中同學間總是不停地討論;回台東創業,和城市相比,已經不是要不要創業的問題,而是要創什麼業?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每次回台東,都會到池上晃晃,即使早就熟悉這裡的四季變幻,但總還是有新的觀點,在每次的觀看方式裡發現;後來我發現,有畫家畫池上、作家寫池上、舞蹈家跳池上,害怕孤獨的人,應該是不會喜歡池上的。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羨慕你有台東可以回。」在台北長大的朋友和我這樣說,台北之於他們像是離不開的地方,要走就似乎得出國,又或是得換個生活到更遠的地方去。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自己說自己是創意手工市集,就好像就可以是一種市集,這樣的操作已經遍布全台灣,從最熱鬧的地方,到最荒僻的地方,都看得到所謂市集;剛開始,人們覺得新鮮,追尋著特別的市集跑,甚至有了變型版,成了野餐或是產地餐桌,但越看越覺得不對勁,怎麼說?當市集成了和週圍環境無關的市集,這和夜市擺攤有什麼不一樣?當野餐成了擁擠眾人拍照上傳的社交場合(實體社交亦要同步連線到虛擬社交)?當產地餐桌成了一種過度包裝的擺設?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印象中每次離開台東時就會刮風,偶爾刮起台東特有的焚風,或是讓空氣異常清晰的南風,特別喜歡、懷念前者,溫溫熱熱的,一整天、直到晚上,焚風吹來,就像一整天站在吹風機前的感覺。就是這種風,吹起來特別不想去台北。很久以前,我們覺得提著公事包的畫面很帥,但現在是,聚在一起討論該拎著背包、遠離台北,過生活。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我們常憧憬遠方,卻忽略了近在眼前的人事物。還記得高中地理課堂上老師很愛開的冷玩笑:『我從「水上」來、我從「水里」來,台東也有個神秘可愛的地方,我從「山里」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當我說「未來」這個詞,第一音方出即成過去。』很喜歡辛波絲卡的這段詩,大概是年紀到了一點,對於「時間」的體會特別深刻,這種深刻不只是形而上的刻度,更是對自己、對事、對回憶和對人的刻度。衍生出來的副作用就是喜歡往舊的地方去、翻舊的東西玩、找舊的朋友聊天;大概是往過去找,就會覺得未來慢了一點。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我們有太多的個人記憶,卻喪失了和家人製造家庭回憶的能力。只要台東有重要的節慶,我都會盡量回家,一起和家人做一件事,例如這幾年熱門的熱氣球季,週遭的同事朋友都是和同儕相約,只有我是特地回家,和家人一起去看熱氣球,是每年暑假的必備行程。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很喜歡入夜後的台東市區,車少、人更少,尤其在一般日子裡的夜晚,八點後的市區,走一趟最熱鬧的中華路,迎面而來的行人可能只有個位數;小時候我覺得這種感覺是無聊,長大後、回家後,卻喜歡這種感覺。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以為已經把台東跑遍,就在被導航錯誤導到深山無路可進退的絕境,才知道原來自己被城市養成了侷限。出門要先做功課,所以侷限了驚喜;出發先用導航或手機地圖,所以侷限了真實的互動;習慣要有品牌的消費,所以侷限了對在地的好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八月至九月,是花東金針花盛開的季節;地利之便,家人常提議要去賞金針花,只要一聽到這邀約,腦海浮現的不是花,而是長途跋涉的山路,還沒出發就暈了。類似的邀約如果發生在青春期,我應該會馬上拒絕,長大了,即使身體先出現暈車的反應,但心智是馬上就答應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

阿妹:「閉上眼睛唱一次。」「好,張開眼睛,看著遠方的山再唱一次。」大地是舞台、中央山脈是背景,不用投影、不用多媒體,阿妹在池上唱歌是一種治療;後來我是在池上、聽到阿妹唱〈姊妹〉,對照歌詞,回想眼前池上的顏色,我才理解這四季的池上,像歌一樣,值得一直唱、一直聽。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