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外甥在作文裡寫:「神父少了一個」他們從年輕、在台灣還是待開發國家時就搭船上岸,當中有人還有著不同的專業,建築師、木工設計師、人類學家、語言學家;沿著東海岸的教堂,每棟建築、裡頭的木椅、前頭的原住民族語聖經,都是痕跡。還記得聖誕節時,媽才要我趁神父難得到齊時,幫六個神父拍張合照;三個月過去,少了其中的賈神父,他每次看到我都笑得很開心,會一直和我說布農語;何其榮幸拍下他這張開心過聖誕的照片

Facebook上的profile photo有可能就是「那張照片」,沒想到我已經到了得面對某些生命關卡突然其來的年紀。記得那年我把履歷寄給這位前輩,然後有了面試機會,聊完後被帶上辦公室看一眼,直到我坐進去上班後,這位前輩對我說:「你們廣告公司的人很奇怪,面試最後都要看一下辦公室才決定」最近這位前輩在杭州西湖畔過世,因爲他,把大家又湊在一起,總結一句:「年輕時候真的很討厭工作但又愛工作,應該只有年輕的時候才會把工作搞得這樣又累又煩但又好笑有趣吧。」有人走、有人升官、有人退休,當年開第一場會就把我拷問到滿頭大汗的策略前輩選擇退休,這麼多年後再和她見面,連對話我都得想想再講,記得我還把她標註為典範人物,以為就像王菲在天下無雙裡說:「喜歡一個人,會慢慢變成他。」但我畢竟就是個不耐煩的射手座,走到星期五就讚嘆週末要來、週日晚上就焦躁要命的,還是那個我。

應該是三年前,一個案子得找會寫台灣、寫故事、寫行程的文案,我輾轉找到了她,她甚至迅速和我約了時間見面聊,從傍晚聊到晚上,給了我很多靈感,即使後來沒有實際合作上,但我拿著她的書,造訪她筆下的台南,拿著她的名片,咬著一根又一根的春一枝。不經意滑到她的動態,已經驟逝四個月,我一時無法理解這在我面前樂觀開朗和我聊著台灣、鄉土、文案和企劃的她,原來是一期一會;這三天我反覆跑步、游泳、騎腳踏車,反覆地跑、游、騎,每天都在用身體,「想感覺什麼呢?」我問我自己,大概是在體會這些那些Collateral Beauty;以後我再吃一根又一根的春一枝,我會想起妳。

IMG_1290.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