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  

從汶萊到亞庇的路程讓我不想再辛勞移動,靠在船上看海、看魚;海是透明藍,船像在飛,出遊前最好打包Kaya toast 3 layers Kopi,整個海就是我的海洋休閒館,如果魚會說話,應該是在說:「歡迎到我家。」以往我實在沒辦法在海灘枯坐超過半小時,但到了亞庇,決定學習歐美人士躺在沙灘上,看完兩本書、浮潛、曬一整天太陽;那天晚上作夢,好像以為還躺在沙灘。

亞庇不是只有海灘,還得吃;眾多小吃中我最掛念的是肉骨茶。每個地方的肉骨茶都不太一樣,亞庇的是一碗一碗叫的,喝了一口湯,驚為天人,沒有新加坡的辛辣,是濃,完全沒有一絲扭捏,張狂俐落的濃,濃到決定宵夜再來的那種感動。

有了海和吃,別忘了zoom out確認自己的位置,是在婆羅洲島上,最不能錯過的就是雨林;在接近傍晚時,我搭船進入雨林,正好撞見長鼻猴熱情地進行繁殖的動作,船夫大聲喊:『嘻哈!值回票價了。』接著,大紅大紫的夕陽完全壟罩雨林,當下有種神奇的魔幻寫實,就像在一座婆羅洲IMAX戲院一樣,只不過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是真的,而天黑後,螢火蟲又緊接上場在大樹上閃呀閃,很美的一期一會。

而後我又深入了油棕樹林,以及雨林中人猿保育區,雖然只看到一位人猿,但98%基因和人類相似的人猿,遇到他們要認為他們也是人,如果沒有機會遇到,就看看身旁的人,大家其實都是一樣的,而在雨林中有棵神祕巨木,一個人走確實有點慌張,眼神對到一位來自英國的獨遊女生,兩人沒有交談卻異常有默契、一前一後地走在雨林中,只為尋找巨木。

這棵巨木有一種浪漫的偉大,樹頂上似乎開滿了小花,當風吹過,在巨木下的我們就像經過花灑,是一場在雨林中的慶祝儀式。對,我們找到了巨木,彼此幫忙拍了照片後,互道再見,上路。

這裡的雨林很有趣,除了有天空步道讓人可以在雨林頂端觀察週圍外,在步道終點甚至放了一張長椅,我稱這個角落為雨林中最棒的閱讀點;坐下來,只要全神專注和打開聽力,各式各樣的鳥叫蟲鳴就是背景音樂。

從汶萊、亞庇,最後我到了山打根;聽起來陌生的地方,其實是二次大戰的歷史名城,靠海的小城,漁市、港口、傳統市場、現代超市、教堂、清真寺、住宅、大樓、各語言的學校、便利商店、傳統零售店、茶室、自助餐、旅館和購物中心全部都混合在一起。語言也是,節慶也是,種族更是,混合但不是亂,是更豐富,文化之所以迷人就是自由地多元混合。

被介紹為little Hong Kong的山打根,有港有離市區很近的山坡,不大不擁擠的市區被舊大樓環繞,站在樓間往上看,會以為下個巷口就有賣叉燒飯;其實已經找不到任何香港人留下來的生活,只剩骨架,還有一間在港口旁的購物中心,名字也叫海港城,反而是離菲律賓近、之間通船,穿梭在魚市叫賣裡的已經是Filipinos

遊蕩在婆羅洲島上,我的房間就在沒有網路的雨林裡,沒特別的事好做,只待坐在房間露台上一整個下午;很多地方和很多人可能一生就見這一次,創造長期回憶之必要。

這是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我一次又一次背著背包,心甘情願的忍受種種疲累勞頓,去觀望新的風景,也令我一次又一次在面對千年古蹟、巨大雨林濕熱的同時,突然想起家裡那張老是堆滿衣服的沙發,又心甘情願,乖乖地再返回歸途,並期待下一次的旅程。

IMG_6088 IMG_6090 IMG_6092 IMG_6101 IMG_6105 IMG_6106 IMG_6111 IMG_6112 IMG_6116 IMG_6118 IMG_6122 IMG_6123 IMG_6124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