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9844122.jpg  
Case1:甲想要去應徵國會助理,乙非常不以為然,認為國會助理是個根本毫無專業可言的工作;乙扯了一堆所謂選民服務,扯了一堆台灣之所以亂,就是因為立法院之類的陳腔濫調;我猜乙大概是新聞台或是政治評論節目看太多的觀眾之一,也大概忘了台灣還有不分區立委的機制。

Case2:某個女生在這樣一個最壞的年代,和前任男友在一起時,卻死都要硬守著自己最好也最私密的地帶,而交了現任男友後,『急就章』地將保守已久的領土獻了出去;A聽到這個案例,當場為這個女的下了幾種評論,沒一個好的;不知道A在下評論前,有沒有先想過這個問題:這個女的為何不給前任男友?

Case3:1是男的,身為一個常被誤認為同性戀的異性戀,他說:「打死我都不會去看斷背山」(說不定早就在家透過特殊管道看過了,但又要以一貫的態度撇清似的口氣),問他為什麼(以一種傳播相關科系,又快要得奧斯卡且成為一個流行話題的前提下提問),他說不出所以然,最後勉強說個無法接受兩男親熱鏡頭的理由(但怎麼兩女的鏡頭你可以從國中high到現在?);所以到底,1真的是毫無問題的異性戀,因為他以為斷背山裡面充斥性愛場面。

從亞里斯多德還活著那時候,哲學家就發現人類思考模式上的限制;人類的腦皮質大多只能處理或理解二元性的事物,當所有價值只有在對立的狀況下,人類才能順利的掌握議題,於是我們習慣非黑即白,或是黑白分明。陳文茜說:「這並不是人類的惰性,更不是正義感,它基本上反映的是人類這個動物根深蒂固的『愚蠢』」。

Case2中的那個女生,她為什麼不能拒絕第一任,接著急就章地給第二任?而我們為何會用「急就章」來形容她的行為?是否我們早就預設了立場,一開始即以第一任男友的角度下評論?說穿也不過是某一種第一任男友上不了的沙文主義而已。

戰爭、墮落,或保守主義,其實多數時候都只是反映了我們有限的思考,面對無限龐雜事物時的無奈,而歧視則是這種「愚蠢」本質的延伸,因為只有透過歧視,人類才能克服自己腦中有限的記憶體,把我們無法掌握的資訊排除在外,而不會回過頭來造成自己認知上的困擾(或困難?)。

人類的思考模式真的很像摩天輪,無法出軌所以很難有接受其他超出範圍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kensei 的頭像
vincentkensei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禁止留言
  • Angelie
  • 或許斷背山就是因此失掉許多支持
    被誤想為是同性戀的人或許就怯步了
    所以想了解斷背山但有不去看的人
    就是歧視了
  • 出了軌的摩天輪
  • “人類的思考模式真的很像摩天輪,無法出軌所以很難有接受其他超出範圍的可能。”

    出了軌的摩天輪會是什麼模樣?
    他答得很有趣 唱得很動聽:

    “當生命似流連在摩天輪 幸福處隨時吻到星空”




  • vincentchang
  •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 why 吳爾芙會帶著石頭往河裡走去
  • 1小pig
  • why = 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