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終於我又回到了池上,我的儀式感。池上給我的感覺是什麼呢?大概就像是當年去上大學,從家裡出發搬到宿舍,媽買了條池上蠶絲被,大概就是這種家庭感。

在上海待過的ECD,一次看完我的提案後,我以為她要拷問我,沒想到是問:「你那田的照片在哪?」「池上」「我好想去那邊買個房子,推開窗戶就是田」;我也好想。

自從在峇里島的照片被誤認是在台東後,我就時常和朋友說來池上就是了。每次回台東,都會到池上晃晃,看著同一片田從夏天看到秋天、從插秧看到抽穗;腦子裡默唱著:「喔~這一季,總算有些值得回憶。」

在池上的我,心裡的小劇場特別多,甚至看著騎著腳踏車的女孩,都會幫她們想好台詞:『我們要衝去找釋迦樹林,人家西部北部有落羽松,我們要做一個不一樣的網美,謝謝喔』;這片我稱之為家的田,不慌不忙,是心之所向。

3865A2E4-EA28-43CE-A47A-005896CE7B76.JPG

425782BD-3034-4538-AEB1-29995F464AFF.JPG

A2BA33E6-7AAE-477A-9574-033DDF2969B4.JPG

A09818AC-03A3-4FC8-9C47-39B0EE2E899C.jpg

D20D2156-D0DB-4424-8272-A7FB2213E25E.JPG

IMG_0399.JPG

IMG_0401.jpg

IMG_0402.JPG

IMG_0409.JPG

IMG_1986.JPG

IMG_2608.JPG

IMG_4254.JPG

IMG_4255.JPG

IMG_425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kensei 的頭像
vincentkensei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