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一直記得有個朋友在東引當兵,從此沒再回過台灣,他一直停在24歲;上次踏上馬祖也還是2字頭的時候,再踏上的今天,想暫停都暫停不了的感覺。記得第一次來馬祖,從基隆慢慢浮了一個晚上到東引、再到南竿,再轉到北竿,就為了直衝芹壁;第二次來,吸老酒麵線、咬魚麵裡的魚丸魚餃、吃紅糟炒飯、挖幾顆當季淡菜,窗戶打開就是海,遠方是黃岐半島,在浪聲下睡著;沒什麼必做清單了,一切慢來。

和20幾歲來時不一樣的心情是,走過了很多地方,再回看這裡,就有更不一樣的感覺,再走一趟八八坑道,我也是醉了,最適用「我也是醉了」的地方,其他都多的。再住一次南竿津沙,外頭是石、裡頭是木,走幾步就到沙灘;以為不會再來,結果再來還住在同個聚落,上一次來都還沒開始跑步勒。津沙給我一種好像賽普勒斯,又有點像龍坡邦的感覺,但更有特色的是,馬祖風景會襯著槍聲或是砲聲,刺激卻又很和平的衝突。

再以一個人的姿態踏上北竿,北竿更像印象中的馬祖,很多時候、很多路上、很多地方是只有我一個人的。民宿老闆說:「這兩天天氣好,在鋒面和鋒面之間,你賺到了。」仰頭無雲,期待晚上無光害的星空。再一個人踏上沙灘,我心目中最美的沙灘其實不在遠方,其實就在馬祖,而這篇沙灘永遠都不會列進任何排行榜,因為評比整理的人永遠也不會來,但這片沙灘很乾淨、無人、孤獨;我來了,然後,「我要走了喔。」和海灘說一聲,怕她也很孤單。

最後一天,六點半從馬祖北竿芹壁醒來,還在東海海邊吃著早餐、喝咖啡,感覺離台灣好遠、離中國很近的地方,然後緊接著就搭上第一班飛機回來上班了;瞬間幻滅的時空移動,我感覺下機時,空姐都在說:「走快點,要上班了喔!」再遊馬祖,我也不是20幾歲那個拼了要把四鄉五島全走遍的那個我,再一次來,才瞭解自己原來是一個可以再回到來過的地方的旅人,用不一樣的角度看熟悉的地方,又或只是看自己。

IMG_9853.JPG

IMG_9854.JPG

IMG_9855.JPG

IMG_9856.JPG

IMG_9858.JPG

IMG_9859.JPG

IMG_9864.JPG

IMG_9865.JPG

IMG_9866.JPG

IMG_9867.JPG

IMG_9899.JPG

IMG_9901.JPG

IMG_9907.JPG

IMG_9908.JPG

IMG_9909.JPG

IMG_9910.JPG

IMG_9911.JPG

IMG_9912.JPG

IMG_9916.JPG

IMG_9919.JPG

IMG_9920.JPG

IMG_9921.JPG

IMG_9924.JPG

IMG_9925.JPG

IMG_9930.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kensei 的頭像
vincentkensei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