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最一開始的原因是好奇我到底有沒有原住民或是平埔族的身分或血統,所以決定走進家裡附近的區公所申請看看直系親屬的日治時期戶口名簿,之所以用「看看」是還得碰運氣看存不存在,畢竟這百年經歷多少動盪。等待約半小時,眼前的戶政事務員已經不是公務員,像是家族史研究員,她盡量不皺眉地盯著電腦,最後說:「我只查到媽媽這邊的,爸爸那邊追不上去,你應該知道為什麼。」

內心的回答:「我不知道啊!」但這我該怎麼問我爸?

尾聲,她將研究成果印了出來,非常慎重地對內摺、起身說:「請看一看。」我走到對面公園後才坐下翻開,像在看健康檢查報告般的心情;眼前是熟悉又陌生,神奇的紀錄竟然回溯到明治、大正、昭和,每一趟遷徙、每一個生命、每一個字、每一個塗抹的痕跡,而另一邊的「為什麼」?該再去哪裡爬梳上去?

而後在一趟單獨和爸媽的開車旅行中,我聊起去申請日治時期戶口名簿的經驗,我說:「他們說追不上去爸爸這邊的資料。」本來想順口問問是為什麼?結果媽媽開始說著傳說中的家族秘密;我邊聽邊想像的當時台灣的背景畫面,這短短四百多年,我們的家族是如何形成與延續的,非常有家庭故事感的一刻。

去申請一份日治時期戶口名簿,並帶著它回家,和爸媽追溯一段家族的祕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ncentkensei 的頭像
vincentkensei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