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旅人會因何而動?想想我曾經在半年內去過兩趟溪頭,而為什麼去?似乎沒有理由,隨機想起的念頭,又或只是為了走了一趟Cate Blanchett之精靈竹林,而在想想上次是何時到過溪頭?似乎已經是小時後的事了。

記得往溪頭的途中才看了一篇報導,在說現在繁殖多的已經不是人類,然後就在溪頭的森林裡撞見了猴子比人多的畫面,創世紀的樣子。溪頭最大宗的遊客是銀髮、小家庭,想想我陌生的回憶,對這片1941年種的柳杉幾乎完全沒印像;抬頭、用力深呼吸,耳邊會聽到小朋友大喊:小鳥、松鼠、猴子,1981年的這片柳杉有多高呢?

好像從小我們都知道溪頭是台大的,多酷,整個溪頭都是森林系的教室;每一個角落都會立上說明牌,幾年前種了幾千顆樹,繞了一圈、最老的牌子應該是1930年代的。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像小時候一樣,覺得讀森林系、在森林裡上班是一件很酷的事?

長大後再來溪頭,多了以前沒有的天空步道,也許是樹又高了一點,終於可在樹林間架個步道了。第一次到溪頭天空步道封閉半年,半年後再來,公告隔天又開始封閉;走在1935年種的柳杉之間,有一種一期一會的感覺。

IMG_1134.JPG

IMG_9838.JPG

IMG_9835.JPG

IMG_9831.JPG

IMG_9834.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