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最近有朋友問我:「你還有在跑步嗎?」當然有,只是不想讓別人知道我跑到哪了。社群網路時代,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在做什麼而真正去做的事,似乎才是發自內心想做的事。

「他們的演唱會應該永遠都不會唱到這首歌,我最喜歡的歌。」大學剛畢業沒多久,有人和我說;後來我好像每次旅行,都會哼上這首歌,不管是上升,還是降落。 原來蘇打綠開了一種演唱會是要一張一張一首一首地唱的,後知後覺地,我還是錯過了,只看了直播,我想這同學應該是拼了命在現場,只為聽那首,我們以為永遠不會在演唱會聽到的那首歌。直播結束,決定播放第一張專輯,11首,53分鐘,出門跑步,跑那一張專輯,跑回一種儀式感。

工作呢?不得不承認,時常對工作完全失去了興趣,對日復一日的尋常日子也意興闌珊。哪怕走在一個期盼了很久的性感城市,哪怕拼命想要被新鮮感激活,可還是像一個筋疲力盡的溺水者,除了下沈,再無求生的願望。

即使如此,還是有些樂趣和感動就發生在生活之間;下班回家發現手機裡躺著這張照片,回想一下是下午在買咖啡的空檔拍下來的,就覺得眼前這對組成的畫面很好看,不激情不低頭,只對話,他們忍住的青春在咖啡杯後面;很多時候我們在辦公室發問:「妹啊都在幹嘛啊?」不如離開辦公室,偷看生活中所有有趣的細節,這偷看的樂趣實在高於寫一個PPT的樂趣。

有時不見得要追求多完整的案子,規模不大、相對單純的案子似乎也相對好玩,過程順暢無陣痛,大家悠遊其間,我想重點在有趣吧,不知道為何這次團隊成員都抱持著玩一把的心態在聽、在提、在做,開心地把自己從失去興趣的自己給找回來一點;整個會議室都是女生,由我一個男生主講女生insight的那一場會議,說有多好玩就有多好玩;這世界總有這麼一群人,在平常的日子裡,也能裝下一顆好奇的心,用舌頭讀懂整個世界,用博物學家的鼻子、眼睛和舌頭來重新審視菜市場,然後就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好有趣,下一個可以再來。

IMG_9152.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