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第一次來埔鹽,離開大路彎到田裡,好像每個人都會知道彼此。「恁登來庄內?」不知道要回答什麼的狀況下就回:「嘿呀!」眼前所有一切都太有趣,不想錯過,一切留給眼睛。為什麼來埔鹽?為了看一個畫面,陳忠露阿公,尋百工這本書裡最有畫面的一頁,終於來了。

我說我坐了電車再轉公車再走路進來,阿嬤端了水給我,阿公笑著說這雞毛要漂亮要用放山雞,他們自己吃自己動,毛才會美,但漂亮的毛越來越少,因為雞都養的,只長肉,和人一樣。我以為需求越來越少,但最大宗的訂單來自中古車行和家具店;用著不熟練的台語和阿公對話,他說的已經不是故事,是真實的中南部市場學,是他的專業,真真切切;邊聽阿公講,阿嬤邊端著飯菜出來,就不好意思和兩個老人家在寧靜的三合院裡吃了中飯,像小時候一樣,沒有複雜精緻的東西,但每個人都很快樂;帶走一根撢子,阿公提醒要常動它、要常讓它曬太陽,就可以用很久,「尬灣郎共款。」最後阿公再騎著車載我到附近看曬香,下車說再見,心頭有種捨不得。

離開埔鹽,再慢慢往花壇移動,為了找60年銅冰杓工藝手。樸實的紅磚屋,沒有別人,沒有體驗,因為很難,每一個細節都是一手一手敲打出來的,甚至上頭的冰碗也是從銅片敲成碗。阿公悶著頭敲著,阿嬤在旁慢慢介紹著,紅磚屋下的溫度好高,好熱的天氣,好熱的人情。

FullSizeRender.jpg

IMG_9071.JPG

IMG_9072.JPG

IMG_9074.JPG

IMG_9075.JPG

IMG_9076.JPG

IMG_9077.JPG

IMG_9080.JPG

IMG_9084.JPG

IMG_9090.JPG

IMG_9091.JPG

IMG_9093.JPG

IMG_9094.JPG

IMG_9095.JPG

IMG_9096.JPG

IMG_9097.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