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划獨木舟之於我,已經不再是新鮮事,從台灣划到寮國和泰國,出去玩的時候,只要有獨木舟的行程,都會想參加,並享受透過身體獲得美景的體驗,唯獨這一次,雖然一樣是獨木舟,卻從在河裡划,轉變到下海划,光想像就有點緊張,也的確沒錯,忐忑到船碰到海浪的那一刻,身體才又熟悉了水性,從海浪慢慢划到海水,心情從緊張也隨著手划的動作,慢了下來,甚至是神奇地熟悉了海性,像是我們太平洋在告訴我:『太平洋的孩子啊,我們都是。』早該來划的。

曾經有個葡萄牙籍的創意總監在離開台灣前問我:「葡萄牙人經過台灣、命名Formosa的地方在哪裡?」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懂得太晚,決定用身體體驗一次,今天划著獨木舟往海裡去,當清水斷崖一槳槳地接近,是很感動,是Formosa,我划來了。

6公里後登陸無人沙灘,大概是划獨木舟才有辦法到得了,上了岸什麼都沒有,小孩在沙灘被海水打得笑,喜歡這種野生的登陸方式,南島民族的頭可是從台灣開始的啊,對阿,我們可都是海洋民族出身的,再勇敢一點吧!

FullSizeRender.jpg

IMG_8975.JPG

IMG_8977.JPG

IMG_8978.JPG

IMG_8979.JPG

IMG_8980.JPG

IMG_8981.JPG

IMG_8982.JPG

IMG_8984.JPG

IMG_8985.JPG

IMG_8986.JPG

IMG_8987.JPG

IMG_8988.JPG

IMG_8990.JPG

IMG_8992.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