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其實旅行是會疲乏的,工作太累的時候其實連哪都不太想去,而旅行過累之後,也懶得再計劃下一次旅行,然而當我和朋友提到我連旅行都懶的時候,朋友和我說這樣的我非常不對勁,所以我寄了張明信片去日本預約參觀京都苔寺,郵局阿姨給我一張鄧麗君,好像馬上傳來背景音樂,『啊~在夢裡~』,就這樣,期待一個月後的旅行,是一種治療。

京都是一個非常適合調整作息的城市,五點起床看廟,逛了幾間上回沒來過的地方,特別喜歡三十三間堂,寧靜、清香、震撼,尤其在到過柬埔寨吳哥窟和緬甸蒲甘後再到這裡,很不同又好像相同,很想數數有多少尊佛像,但就像在吳哥要找微笑佛像是一樣,越想要就可能越徒勞;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又特別喜歡在京都觀察路人,由其是銀髮族和小朋友們。日本銀髮族常把自己打理得非常好,和年輕人一樣賞心悅目,看著一對銀髮夫妻從書店走出來,坐在戶外座,再繞平安神宮前的公園走,我想到東京家族裡的爸媽,而細節是生活,小學生的裝扮簡單乾淨,包包襪子帽子搭起來,如果和其他國家組隊,日本小孩應該一眼就會被認出。

跟著一對母子錯下在鄉下小站,媽媽牽著小孩又推嬰兒車站在樓梯口,原來他們在等車尾經過,車長不只和往常衣樣伸頭注意,還揮手招呼小孩,這應該是個對媽媽和小孩非常體貼的社會。

地鐵上貼著文化廳遷移京都的消息,原來日本正在糾正東京一極化。聽過有人說京都無聊,但我想京都應該是不能被評判,這不是玩的城市,是要自己去浸在裡面看看有什麼感覺的地方;好像沒有在變,但又藏著樂趣,好像每來一次都可以有新的體驗,這次是吃完錦市場就轉個彎來洗錦湯。

遠離京都市區,往山裡的西芳寺去,羨慕寺裡工作人員,可以親手摸摸這些苔。很久沒拿著墨條、磨墨,一筆一劃寫書法了,苔寺是第一次來京都就想來的地方,這次來了,跪著抄了心經、寫上心願,再繞園一圈,特別喜歡園裡的細流,安靜無聲的下午,盯著苔、聽著水流聲,感覺像聽到王菲在耳邊唱了一段心經。

從嵐山搭著陸面電車,慢慢往市區移動,望著對座的小男孩,上車時正在慢慢舔霜淇淋,像是非常珍惜似地只用舔的,他就這樣從起點舔到了終點,最後還不小心融化、滴到了衣服,看著他有點率性又有點可愛的樣子,丟了張濕紙巾給他,他笑了笑,下車後,站在路邊對我揮手。

終於在京都找回旅行的動力,就好像突然學會騎腳踏車的快感一樣,期待下次。

IMG_6466.JPG

IMG_6467.JPG

IMG_6468.JPG

IMG_6471.JPG

IMG_6473.JPG

IMG_6474.JPG

IMG_8700.JPG

IMG_8701.JPG

IMG_8703.JPG

IMG_8704.jpg

IMG_8705.JPG

IMG_8711.JPG

IMG_8762.JPG

IMG_8765.JPG

IMG_8766.JPG

IMG_8767.JPG

IMG_8768.JPG

IMG_8769.JPG

IMG_8771.JPG

IMG_8772.jpg

IMG_8774.JPG

FullSizeRender.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