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搭了船、上了直島,才發現藝術季之外,整個直島安靜地大叫都不會有人聽到的感覺,21度卻感覺像10度的天氣,特別適合用走的。光從過份安靜的街頭,都讓人納悶直島是否還有人在住,或是有人回來住;鄉村崩壞後的藝術計劃,是好還是不好呢?最熱鬧的地方是沒有一個人的,時間像暫停了一樣;決定把明信片投在這裡。

在下雨的日子出海,又在雨中看著瀨戶內海,邊喝著鹽水蘇打,奇妙的味道,大概就是出發才會知道。

船靠岸後雨就停了,回程隨機衝上一班車,才知大有來頭;義大利藝術家設計的藝術列車,內裝有腳踏車、有書、有雜誌、有咖啡吧台、望窗的個人位;每個人的座位上都被放了一張瀨戶內海地圖,上頭標著:島、海、光、山、空、太陽、風,像是要每個人check一樣,除了太陽,今天都有了。

回程在倉敷下車晃晃,看著牽著柴犬和小女孩的爸爸在運河邊的散步,也是一種風景,轉頭往回走時,原來已經放晴,遠方出現了晚霞。一直想到倉敷,覺得倉敷這地名有種古味,看著眼前慢慢的人事物,啊,我在倉敷走著呢,一切細膩溫柔到底。

IMG_8713.JPG

IMG_8716.JPG

IMG_8719.JPG

IMG_8721.JPG

IMG_8724.JPG

IMG_8726.JPG

IMG_8727.JPG

IMG_8729.JPG

IMG_8731.JPG

IMG_8735.JPG

IMG_8741.JPG

IMG_8742.JPG

IMG_8747.JPG

IMG_8748.JPG

IMG_8750.JPG

IMG_8752.JPG

IMG_8753.JPG

IMG_8756.JPG

IMG_8757.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