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台灣古蹟專家說,最美的閩南建築不在福建,在檳城;最美的粵式建築也不在廣東,在檳城。就這樣,我來到了檳城,不只建築新舊融合,文化和語言也交雜在其中,發現在檳城的樂趣,不只是看建築古蹟,吃小街文化,還得認真聽上、說出台語或是中文,充滿熟悉又交叉驗證比對的樂趣。

從建築看,以為檳城很細緻,但裡面的文化又熟悉又陌生。光是早餐吐司是用炭火直烤、路邊綿延沒斷過的各種炒也是燒炭直炒;喜歡這種碳烤味裡的檳城,台灣是往秀氣裡收拾,檳城就是野生、粗獷,直來直往。

檳城裡的廈門閩南式建築,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邱公司」;說哪裡很像,又好像更豪華,印象最深刻是一進門就貼有福建話歷史和教學;唐詩用台語念的原因在這裡搞懂、古老又影響韓文日文的複雜語言在這裡搞懂,牆上寫這些人勇敢四處移居避亂謀生以及易於和外國人溝通的個性,不就是我們該有卻逐漸失去的?

經營民宿的老闆是個年輕的華人,把老宅重新裝修的他和我說:「你看看走在路上那些外國人。」會來喬治城的人,就好像會去龍坡邦的人,好像沒有要找什麼,也沒有一定要去哪裡。

在檳城的短短幾天,的確就像在龍坡邦那時,沒有一定得去哪,隨意閒晃,從市區到海邊,再從海邊到山上,餓了就隨意吃,累了就隨意坐,總覺得會碰上有趣的人事物。

第一次吃煎蕊就在檳城亂走亂撞碰上的,「單薄啊冰?」我回:「幾點點」;晚上走進美食市集,不只吃,更上演福建話的脫口秀,邊吃邊聽邊跟著當地人發笑;在世界遺產城裡吃冰、講回母語,是件多奇妙的事。

走過幾條街,清補涼四果湯小哥說:「你們台灣人的中文真的很好聽,我最喜歡聽你們講中文。」平常在台灣被批判太久的我們,難得出門在外獲得自信。

走了、繞了好多圈檳城,喜歡一個地方的感覺是怎樣勒?我想應該是下超級大雷雨的晚上都還可以悠閒在街上踩水,想踩掉離開前、捨不得的感覺,最後一晚在檳城。

IMG_7442.JPG

IMG_7446.JPG

IMG_7448.JPG

IMG_7456.JPG

IMG_7464.JPG

IMG_7466.JPG

IMG_7469.JPG

IMG_7474.JPG

IMG_7476.JPG

IMG_7477.JPG

IMG_7482.JPG

IMG_7485.JPG

IMG_7487.JPG

IMG_7492.JPG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