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  

越神祕陌生、越沒有資料可查的地方,越吸引我,寮國是其中之一。準備出發至寮國時,才發現中文資訊太少或是過時,英文資訊則也過時。整段在寮國都不搭飛機的旅行(主要原因為寮國航空過於危險)是一段又一段找回在辦公室失去耐心的旅程,從一開始以為很酷的陸上通關就實在考驗耐心,是很酷但也很人工,有一種全部手工的時代,計畫好的行程全得耐著性子在關卡前,告訴自己:「深呼吸,沒關係。」過程的艱難耗時讓每段旅行都充滿畫面,自己和自己爭吵的內心戲特別多。

從泰國出境,通關往寮國首都去;「永珍」的英文可不是直接唸永珍就可以通了,英文是個和永珍完全無關的發音-Vientiane;進寮國,華麗的官方簽證是不給貼在台灣護照上的,這些細節都要暫時告訴自己不要在意,可以繼續往下走最重要;往市區凱旋門的Tuk tuk上,實在是很想找個人講中文,抒發我心中的興奮;在法式混合東南亞樣式的凱旋門下了車,在這裡我遇上一家四口印度家庭背包客,兩個小孩也自己背著包,沒有抱怨,和我一樣只有興奮;印度爸爸問了我的下一站,邀我同乘一台車往公車站去,自問自答的內心劇場大概只上演了一分鐘就迅速答應,旅行興致來了:咬了法國麵包三明治,和陌生人上車。

過於刺激興奮的心情,易消滅在途中的預期之外;跑了兩個車站(相差無敵遠的兩個車站)才搭上往Vang Vieng(台灣定義的地名為:旺陽)的車,既首都後,又一個不會發音的目的地;問來問去,總之,我是上了車,但心中一直不確定這車的目的地是否正確,還好我碰上整車唯一會講英文的佛教出家人,確認無誤後,我和想學韓文、日文和中文的年輕出家人交換了lineFacebook,我有了第一個寮國朋友。

永珍往旺陽的數小時車程,上下搖晃到忘記時間,手機在寮國完全無法收訊,沒有網路的狀況下,只能專注在車外風景,天黑後,車外又是一片黑,整車只有我一個外人,而車內像一個大家庭,從車頭聊到車尾,每個人都可以插話加入聊天,最常聽到「鵝、鵝、鵝」,鵝就是yes的意思,鵝、鵝~~!後來我仔細翻了lonely planet才搞懂寮語高中低語調的特色,尤其寮國女生彼此聊天的音調高低起伏非常大,也會拉長音表示強調。

抵達旺陽後,已是一片黑,早上出門才發現山原來就在眼前,而旺陽小城和山之間有條河,很美;太陽升起後,正是玩樂時間,畢竟Vang Vieng可是歐美年輕背包客的東南亞歡樂之地。

TubingVang Vieng最經典的活動,坐在輪胎上在河裡漂流,沿途還可以補酒補吃,經過鐘乳石洞就牽著繩子滑進去,再滑出來;很像傻子的活動,尤其適合久坐辦公室的人。

在河裡玩上一整天,接近黃昏時,眼前山的輪廓變得非常明顯,街區混著居民和外國人,街燈不是現代化城市LED照出來的慘白,是昏黃的紅,最美旺陽應該就是這時候:下午五點,往遠山看。

到了這裡才知沒有網路上傳言的歡樂,觀光客很自在、很安分,當地人也很善良,上帝(佛祖)對這裡與眾不同,我也愛這裡的與眾不同,讓我對下一站充滿了更多期待,龍坡邦!

IMG_4870 IMG_4871 IMG_4875 IMG_4877 IMG_4879 IMG_4880 IMG_4884 IMG_4886 IMG_4889 IMG_4891 IMG_4904 IMG_4905 IMG_4908 IMG_4910 IMG_4913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