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9844123.jpg  
『I've always said that making a film is like making a sand castle at the beach. You invite your friends and you get them down there, and you say you build this beautiful structure, several of you. Then you sit back and watch the tide come in. Have a drink, watch the tide come in, and the ocean just takes it away. And that sand castle remains in your mind. 』~Robert Altman(2006)

我很喜歡這段話,這是第78屆Oscar終身成就獎得主Robert Altman為他所愛的電影事業所下的美麗註解。

Oscar真的是個厲害的資本產物,它在典禮競賽式的節目類型中,像是電影界的Super Bowl,像是電影界的Grammy,但Oscar更厲害的是,它集合各式各樣的元素題材在裡頭,雖以強勢的美國文化為包裝,卻忠於傳統價值與挑戰現實;你不一定看過得獎人演的那部電影,但你卻可能因為他的得獎感言而感動,這就是Oscar最真誠的地方。

過去我們討厭好萊塢,會用兩種理由:Adorno與傳播帝國主義;Adorno和Horkheimer在《啟蒙的辨證》裡面,首度以「文化工業」來批判文化產品淪為商品,而這樣的商品是少數買辦操縱下大量生產、大量傾銷的文化罐頭,絕非人類真實的需求與自發性創造。

Oscar作為表徵好萊塢文化工業的最佳極致,早就脫離了所謂文化工業名詞上的限制,這些在得獎名單上的演員和電影,哪一個是法蘭克福學派中所批判的「被喚起和操弄的需求」?有哪部商業大片或是商業性電影主角得過獎的嗎?還是說Oscar之所以適用於所謂文化工業,只在於它的入圍名單幾乎全為好萊塢製造?在大家眼中,因為Oscar的商業氣味遠大於柏林和威尼斯影展,所以我們用文化工業來看待Oscar?如果是這樣,那未免也太小看Oscar了。

Adorno在闡釋文化工業中,提到反對規格化、不斷複製的文化工業,Oscar其實較偏向他所承認的大眾文化或通俗藝術的價值,甚至Oscar那些得獎的電影也早就超越了Adorno自己的品味,所以Adorno所關注的文化工業,如果要套在好萊塢,選用的case應該是「金莓獎」才對,如果在台灣的話,當然就是新聞工業了。

所以我們說,Adorno除了愛柏林和威尼斯影展,他應該更愛Oscar才對,但唯一討厭Oscar的可能是Schiller;Schiller在《大眾傳播與美國帝國主義》中,陳述了美國的傳播機器壟斷了大部分世界的市場,甚至影響了所有人的意識形態,包括了我們每天看的國際新聞的來源(即使台灣國際新聞少的可憐)、電影工業、跨國廣告公司等等其他;以電影工業來說,好萊塢電影全部的利潤收入有50%以上來自海外市場,而影片充斥著美國的文化概念,導致第三世界或其他國家本土影片發展上的限制;其中Roy Armes更以所謂「新殖民主義(neocolonialism)」來追加闡述電影語言與敘境(diegesis)的構成皆以好萊塢為標準,觀眾更被好萊塢所奴役,在觀影經驗上,all about Hollywood、all from Hollywood。

在這裡只想和Schiller說:你的理論該update了。Schiller說:「影片充斥著美國的文化概念」,我猜測他可能想說好萊塢的影片多半在陳述美國好的一面,但近年來,我們的觀影經驗不只幾乎都是好萊塢,我們更看到好萊塢在刺激與少數爭議話題上的操作,這是1969年Schiller可惜的地方,因為他沒辦法看到Oscar讓一個怒罵當權政府的紀錄片得獎、沒辦法看到好萊塢每年有許多關於在政治、軍事、石油、種族、愛滋、人權、非洲、少數族群與社會邊緣上環繞的電影佳作。

而最後回答Roy Armes所謂的「新殖民主義」:so what?難道你在台灣看電視新聞就不是新殖民主義嗎?難道你在台灣看蘋果日報就不是新殖民主義嗎?不用把所有文化與意識形態上的過錯都用好萊塢來舉例,只因它樹大招風?

我們看到Oscar那些入圍者和得獎人,他們也許很多過去是model轉型,但也有很多過去是從戲劇科班出身;在表演揣摩上,他們用功做功課;在專業上,他們不輸經理人;在電影裡扮醜、在電影裡載歌載舞、在電影裡演活一個角色到連現實的自己都快忘記;接著每年還要穿的美美、神經兮兮慎防露點(連內衣痕跡最好也不能被看到)卻又要故作大方地走在星光大道上,累不累你說這個職業,雖然他們賺了數不清的美金,但好看就是好看;我想Adorno一定很愛看Oscar,而Shiller,一邊反美帝,其實也一邊偷偷看誰得獎了吧。

最後,台灣電影工業(有工業嗎?)的確有一部份原因毀在好萊塢、甚至香港文化;當「Ang Lee」登上Oscar的舞台說中文感謝詞時,當然多少激勵了台灣的電影工業,這個曾經在1970年代年產量有兩百部,如今卻落到只有個位數的工業。

創作者介紹

她說寫作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禁止留言
  • yw
  • 1.「難道你在台灣看蘋果日報就不是新殖民主義嗎?」
    真想黎智英看見你這句話

    2. "...And that sand castle remains in your mind."
    我也很喜歡這段帶點詩意的話
    稍縱即逝的美總是帶點詩意
  • Angelie

  • 奧斯卡給電影人夢想
    電影給了每一個人夢想
  • Ronald
  • 其實今年的Oscar很""不好萊塢""
    至少,在題材與成本的選擇上
    都走出以往以大片取勝的道路
    所以,這篇從Osacr討論到好萊塢再到其影響的電影文化
    會有點不太公平的地方...

    當然未來還是希望這些電影獎都能夠注意到非主流題材的特殊性
    若能輔引主流電影的行銷策略,會是較佳的一種方式

  • fuegocomedor
  • ..........

    寫的不錯啊

    呼呼
  • Angelie
  • 忘了提
    瑞絲薇絲朋
    當天妳真美
  • vincentchang
  • 我覺得小眾或藝術電影的行銷策略 很難用主流電影的模式去套
    嗯 但電影這個消費市場很難捉摸
    在行銷上如果沒有聲音 就很難有票房
    但也不保證 有了聲音 聲音很大 就有好票房

    好艱深的一個行銷
    希望看看成功的行銷人怎麼操作小眾電影
  • 剛開始看Orange Days
    很好看
    謝過你的推
    遲來的謝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