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format-1.jpg

很多台灣人是小時候去過太魯閣,而後就沒再去過了,沒想到這裡可是多少外國旅客來台灣的第一站,而美景就在附近的我們,就只去過一次。記得我也是過了將近二十年之後,才又獨自進入太魯閣,而有了第二次,就有了第三次、第四次,還有更多次,數不清了,來這裡跑步、爬山、住飯店,又或只是單純想來,就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說一個讓你引以為傲的台灣文化?是什麼?台北101?半導體?有沒有那種一聽一看就覺得「天啊!好high好台灣」的?如果得和外國人介紹台灣文化,如果對方很年輕,我應該會說是:電子舞台花車。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航空公司的電視廣告用罪惡感的行銷方式勾著消費者,訴求帶爸媽去旅行,但如果重點在回憶,其實旅行就不是重點,而是在一起做了哪些事。讓我想起爸七十歲生日時,我們在熟悉的地方,一起製造的回憶。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好幾年了,我在計劃清單裡寫著:「要在夏天出海到外傘頂洲吃蚵仔。」終於起身把計劃給劃掉,來到傳說中的「會移動的國土」-外傘頂洲;光是出發點-嘉義布袋就讓人興奮,在台北總是聽過吃過來自布袋的蚵,終於來到布袋,甚至從布袋搭上船,往外海前進,一路上看著架在台灣海峽的蚵棚,直到碰上的沙洲,才知外傘頂洲到了,下船踩在沙上又像踩在海裡,有種錯覺是:現在是在海裡還是在陸地?現在是在雲林還是在嘉義?一直以為看到了澎湖,一直以為一直往前走就可以到澎湖。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其實旅行是會疲乏的,工作太累的時候其實連哪都不太想去,而旅行過累之後,也懶得再計劃下一次旅行,然而當我和朋友提到我連旅行都懶的時候,朋友和我說這樣的我非常不對勁,所以我寄了張明信片去日本預約參觀京都苔寺,郵局阿姨給我一張鄧麗君,好像馬上傳來背景音樂,『啊~在夢裡~』,就這樣,期待一個月後的旅行,是一種治療。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每次聽到朋友又要去日本了、又要去日本關西了,都很想問他們:到底去幾次了?直到我自己要出發,也想問自己:到底去幾次了?而日本關西之所以會去這麼多次,就是還有很多地方沒去,所以每次總以為不會再來了,但還是不斷再出發,不斷再問自己,到底第幾次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搭了船、上了直島,才發現藝術季之外,整個直島安靜地大叫都不會有人聽到的感覺,21度卻感覺像10度的天氣,特別適合用走的。光從過份安靜的街頭,都讓人納悶直島是否還有人在住,或是有人回來住;鄉村崩壞後的藝術計劃,是好還是不好呢?最熱鬧的地方是沒有一個人的,時間像暫停了一樣;決定把明信片投在這裡。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出社會後第一個出差的地方是日本,也是我第一次到日本,他人口中似乎再熟悉不過的關西關東幾個重要的點,我都是很晚才一一踏上的;在台灣,這麼晚才到過日本,似乎有點不可思議,當說出「我要去京都了,我第一次去喔」的時候,眾人不外乎顯露出驚訝的反應,怎樣不行嗎?我就是去過非洲,去過東協十國,終於第一次要到京都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颱風過後,在台北看到台東的照片,無法即時做什麼的時候,我走進市集,特別想尋找熟悉的味道,紅藜的、洛神花的,台東的好,不會輕易被擊倒。』去年我去考了外語導遊證照,在口試考場裡,考官希望我用英文介紹家鄉,我講了這句話當作結尾。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職涯規劃是什麼?』這個問句之於我,常發生在我問他人,或是他人問我;當我問他人時,通常是junior的同事面臨一些關卡,而他人問我時,可能也是感覺我哪裡不對勁了。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清邁是個抵達之後就想全身、從腦到腳,都想徹底慢下來的地方;能走就走、能爬就爬、能騎腳踏車就騎腳踏車,又特別想起個大早,不只跟著街頭化緣,更想繞著古城牆跑一圈;清邁天亮得晚、太陽出來得晚,0645,日出才會經過塔佩門。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外甥在作文裡寫:「神父少了一個」他們從年輕、在台灣還是待開發國家時就搭船上岸,當中有人還有著不同的專業,建築師、木工設計師、人類學家、語言學家;沿著東海岸的教堂,每棟建築、裡頭的木椅、前頭的原住民族語聖經,都是痕跡。還記得聖誕節時,媽才要我趁神父難得到齊時,幫六個神父拍張合照;三個月過去,少了其中的賈神父,他每次看到我都笑得很開心,會一直和我說布農語;何其榮幸拍下他這張開心過聖誕的照片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我明天要辭職,下個月要去上海。」女孩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好像看到卸妝後的湯唯,笑著跑過來。學號892859,我一直在和這位大學同學說再見,她去了更多更遠的地方,而總是叫著要去哪裡的我,一直留在原地。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太多時候,我們總在想要離開現況,但回頭想想,不快樂、不滿足的原因可能就是過於專注在那些根本不在現場與當下的人事物,與其幻想著多麼對位的生活在他方,不如就在現在換個位,用觀光客的方式過日子。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今年特別緊繃,常常得在一天內迅速變身,早上假裝自己是女的,中午假裝自己是媽,下午得假裝自己要買車,傍晚得假裝自己頭髮很少,以為差不多了,晚上得再假裝自己牙齒有問題,深夜可能還得來一個健身;這年的這些assignment會留下什麼,我也期待。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在我盯著他看了幾分鍾後,排灣族小哥問我,開啟了話題;他說他在織的是排灣族每個人都有的束口袋,「小時候我們背這個去遠足,同學會笑我們說是不是帶檳榔和石頭」;老一輩的人都會織,但沒辦法用說的方式教、傳承,終於他找到了專門的課去上,自己學會這個排灣族工藝。他講故事的同時,店裡在放圖騰的「我在那邊唱」;坐我對面達悟族的高中同學突然反應:「我每次在台北聽到這些歌就很想回家。」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慕名到了被認證過的慢城嘉義大林,最好是搭慢車慢慢來,慢慢走到市場喝一碗蚵仔湯,再慢慢走到老戲院,如果可以看到一場蚵女應該更好。本來只為了到大林,誤打誤撞,繞到了隔壁的「溪口」,才更是驚喜的旅程開始。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原來我對澎湖的印象一直是錯的,上次來是國小的事,一直覺得有榕樹的是天后宮,記憶是錯的,在榕樹旁邊有仙人掌冰才是正確的;時間一直去,榕樹好像比印象中更厲害。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沒有人天生喜歡爬山,我想就像馬拉松一樣,撇開運動、健康,肯定是為了什麼、心理上的因素一定佔大多數,一跑再跑、一爬再爬,起點、過程、終點,都在對話,自己和自己的對話。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blog-format-1.jpg

跑在前頭的馬祖在地人大喊:「我也沒來過這裡。」跑在南竿的趣味應該就是,模糊中還看得見對面的中國,但從前的標語、據點、坑道都成了觀光點,神秘的坑道也變賽道,整條跑道都太特別;特別到看到全馬第一選手,顯示跑太慢,因為沿路太美太顛簸太累太激勵人心太好玩,南竿跑一圈就是半馬。

vincentkens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